7.0

2022-09-01发布:

一本加勒比hezyo高清你还是乖乖待在床上就好

精彩内容:

,便專心駕駛著他的越野吉普,而語珊 望著車窗外一幕幕流逝而過的街景,心裏卻開始煩惱起來,因爲自從上回被黎茂 占了便宜以後,她便盡量不到黎家去、也不曾再待在黎家留宿過。   但是今晚爲了陪伴黎盛,她只好冒著會和黎茂撞見的風險,再度走進黎家、 登上了二樓黎盛的臥室,同樣是那張床、一樣又勾起語珊難堪的回憶,也不曉得 是何原因,望著那淩亂的被褥,她心裏竟然起了一陣漣漪……。   語珊坐到床沿,輕輕地撫摸著那床曾經被她的淫水濡濕過的床單,她怎幺也 沒料想到,自己會在同一張床上和一對親兄弟分別發生親密的肉體關系,她愀然 地在心裏輕歎一聲、也暗自慶幸著今晚屋子裏並沒有發現黎茂的身影,否則她實 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幺面對,那張陰險的臉、那支令人臉紅心跳的巨根……還有 昨夜的那一次自慰,語珊並不想欺騙自己,她是幻想著被黎茂綁在公園的樹幹上 露天強暴時,才痛快的達到了高潮。   黎盛打斷了語珊開始混亂起來的思緒,他從後面擁抱著語珊,先是親吻著她 雪白誘人的粉頸、然後兩手便由下往上的捧住她高聳的雙峰,他一邊愛撫著心上 人豐滿的乳房、一邊由粉頸吻向她細嫩的臉頰說:「蓓蓓,你這模樣好迷人,紅 紅的臉蛋好像蘋果……我真想狠狠地咬你一口。」   說完他迫不及待的便吻住語珊的紅唇,而語珊也螓首微偏,熱情地和黎盛舌 吻起來,混合著酒氣的唾液,一次又一次的渡入美女的口腔內,兩片火熱的舌頭 也糾結在一起互相攪拌與探索,慢慢地,黎盛的右手已然滑落到語珊平滑的小腹 上,但就在他准備把手掌伸入她的腰擺裏面時,語珊忽然倏地站了起來輕聲笑道 :「不行!先把你的行李整理好再說,要不然明天你怎幺出國?」   雖然黎盛不想中途罷手,但語珊一溜煙的便跑到衣櫥那邊去開始翻箱倒箧, 他沒辦法也只好去儲藏室提了一大一小兩只行李箱過來,而看似簡單的行囊,卻 耗掉他們倆一個多鍾頭才整個打點完畢。   拭去額角微滲的汗漬,語珊本來打算先進去浴室洗個澡再說,但那知道黎盛 將兩箱行李拖到牆角以後,一回過頭來便將語珊撲倒在床上說:「嘿嘿……這次 看你還往哪兒跑?」   看到黎盛那付色急的表情,語珊不禁輕拍著他的肩膀說:「討厭!幹嘛說得 好像要強奸人家似的?」   黎盛低頭凝視著她那既性感又美豔的嬌容說:「因爲良宵苦短,而且你又長 得這幺漂亮,再說,接下來有十幾天不能看到你耶,你想活活哈死我嗎?」   話一說完,他便摟住語珊深深地吻了下去,而這次語珊不但一邊和他熱吻、 還一邊主動幫他解除身上的衣物,就這樣兩人就似幹柴烈火般的相擁著在床上翻 來滾去,沒多久之後,兩個人便赤裸裸的交纏在一起,他們愛撫著彼此的身體和 性器,當黎盛的陽具在語珊的玉手搓弄下,已然完全勃起的像根四寸多長的小芭 蕉時,他也不管語珊願不願意,突然一個翻身跪立起來,然後握著他那根堅硬的 肉棒,匆匆忙忙地便塞進語珊的檀口內。   語珊毫無怨尤的吸吮著嘴裏的東西,但魯莽的黎盛並不滿意她這樣的服務, 只見他忽然像在表演伏地挺身般的仆直身體,接著便直上直下的頂肏起語珊的口 腔,盡管他的尺寸只是普普通通,但這招直接攻擊咽喉的深喉嚨玩法,還是把下 面的美人兒幹得是搖首蹙眉、嗯嗯咿咿的悶哼不止。   也許是即將短暫分離的心理因素,使得今晚的黎盛顯得比較亢奮和狂野,他 在每次全根盡入以後,還會用力的聳著屁股往下壓,一付恨不得連兩粒睪丸都得 塞進語珊嘴裏才肯甘心的模樣,其實他那雜亂的陰毛已經有不少都沾滿了愛人的 口水,只是黎盛依舊還不滿足,他一面拚命的沖刺、一面像頭狂犬般的吠叫道: 「喔!蓓蓓……把你的嘴巴再張大一點……噢……贊!……你試試看能不能把我 的鳥蛋也一塊吃進嘴巴裏……喔……寶貝……你實在棒極了!」   事實上語珊根本沒辦法連陰囊都同時含入嘴裏,不過,善解人意的她,還是 盡可能的伸出舌尖去舔舐黎盛的睪丸,這種一邊吞吐著陽具、一邊還可以舔舐到 睪丸的絕技,不但讓黎盛爽得啧啧稱奇、連連叫好,他甚至還像個蠢驢似的低頭 問著自己的心上人說:「喔,蓓蓓,你吃屌的技術好棒……這是誰教你的?」   若非語珊的嘴裏被塞著肉棒,她一定會當場嗔怪黎盛的口不擇言,因爲她根 本不明白這有什幺稀奇,在她心裏只不過是想盡量滿足自己的愛人而已,沒想到 她如此曲意承歡,反而換來了黎盛這樣的質問,不過她回頭一想,既然今夜就是 要讓黎盛心滿意足的玩個夠,那她還何必和他計較什幺?   一念至此,語珊不僅沒有停止她的口舌俸侍,而且還雙手抱住黎盛的屁股, 她一邊愛撫著黎盛結實的臀部肌肉、一邊用手指頭在尋找和探索著他的肛門,也 不曉得到底是爲什幺,自從語珊聽到小儀被阿宗他們強迫肛交以後,她的性知識 便宛如被打開了另一扇大門,她不但開始對肛交充滿好奇、甚至對集體雜交也是 同樣充滿了憧憬,因此她不自覺的想要觸摸黎盛的肛門、看看他到底會有何種反 應?   然而正在努力頂肏語珊咽喉的黎盛,由于不停的動作與用力的關系,以致原 本就緊密收縮的肛門,更是被那兩團隆起的臀肉夾得看不到蹤影,因此語珊在遍 尋不著標的之後,雙手便轉向去愛撫黎盛的胸部和奶頭,也不知是語珊的技術太 好、還是黎盛從未享受過這樣的挑逗,只聽他在發出一陣急促的喘息以後,隨即 發出一聲怪叫,接著整個人便突然往旁邊一倒,他這怪異的舉動使語珊嚇了一跳, 還以爲他是得了馬上風或是有什幺意外,但是等語珊定眼一瞧,忍不住有些失望 的看著他說:「啊呀……你……怎幺這幺快就射了?」   原來黎盛已然受不了語珊給他的高級服務,竟然還未正式上馬沖鋒陷陣便打 算棄甲卸兵,而且他還不敢將精液射在愛人的嘴巴裏,因爲語珊跟他說過:「口 交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叫我吃精子。」   由于有著這層約束,所以黎盛只好在精門將要爆開之際,趕緊臨陣撤兵,但 是他可能也發現到了語珊俏臉上失望的表情,因此他立刻又握著業已開始在流出 精液的肉棒說:「來,蓓蓓,把你的雙腳張開,我要射在你裏面。」   一個是緊急翻身上馬、一個是馬上雙腿大張,但不管黎盛是如何奮力殺敵, 他終究都只是鼓其余勇在作最後的沖刺罷了,所以他一邊使勁抽插、一邊不斷地 在釋出他的子弟兵,而隨著他越來越軟化的肉棒,他虛弱的頂肏也很快就靜止下 來,不過黎盛也許是怕如此短促的征戰語珊會難以滿足,因此他下身一停止動作, 便立即把嘴巴湊上去和語珊展開第二回合的熱吻。   然而對語珊而言,這只不過是一次聊勝于無的作愛而已,雖然她知道酒後的 黎盛向來就不持久,可是卻完全沒有料到他今晚會如此早泄,但是語珊並未抱怨 什幺,她反而相當體諒的愛撫著黎盛的臉頰說:「你累了,趕快睡吧,要不然等 一下天就亮了。」   黎盛睜了一下惺忪的睡眼說道:「嗯,蓓蓓,等我出國回來我們再來大戰叁 百回合。」   說完語珊都還沒答話,他便發出了打鼾的聲音,而原本打算起身梳洗一番的 語珊,眼看黎盛趴在她懷裏睡得像個嬰兒般,爲了避免吵醒他,語珊便打消了念 頭,她伸手關掉床頭燈以後,便和黎盛相擁而眠;這時客廳的咕咕鍾剛好傳來深 夜叁點的報時聲,而一個高大的身影則從鋁窗外悄悄地抽身離開。   語珊是被黎盛叫醒的,她一睜開眼睛便看見黎盛已經整裝待發,她有些緊張 的問道:「現在幾點了?」   黎盛坐到床邊吻了一下她的臉頰說:「才六點而已,你還可以小睡片刻再准 備去上班,不過我的遊覽車已經在樓下等了,所以把你吵醒只是告訴你我要出發 去機場了,來,親我一下,這樣我在國外才不會想你想得太難過。」   語珊親吻了一下黎盛的嘴唇說:「我送你到樓下,都是你,也不早點叫醒人 家。」   她一面說著一面便想跳下床,可是她才一掀開被子,便發覺自己赤裸裸、一 絲不挂的身軀,她頓了一下說:「我的衣服呢?」   黎盛看著她那付焦急的模樣,不禁愛憐地撥弄著她略顯淩亂的發梢說:「不 用送我下樓啦,等你穿好衣服遊覽車都要開走了,再說你這樣一大早和我一起出 現在我家大門口,車上那些人會怎幺想?他們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你唷,所以爲了 避免讓那些人背後說閑話,你還是乖乖待在床上就好。」   語珊沒想到黎盛會如此細心、而且還懂得瓜田李下的道理,這種一心要呵護 她的心態,讓她倍感溫馨,因此她款款深情的望著黎盛說:「那你自己要保重, 出門在外記得凡事要多加小心。」   黎盛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香唇說:「我會的,不過我不在國內的時候,你也要 小心,不要自己一個人四處亂跑,知道嗎?」   語珊輕輕「嗯」了一聲,黎盛這才轉身提起行李說道:「那我要去搭車了, 你再去睡一下吧,回國見。」   黎盛一走出房門,語珊一面跟他說再見、一面立即隨手將房門關好,不過她 並未馬上再跳上床去睡回籠覺,她就那幺赤裸著嬌軀跑到窗邊拉開窗戶,然後對 著正在轉身走下樓梯的黎盛再度叮咛道:「記住!出國在外不能喝醉酒喔。」   盡管從那個角度他們兩個人打照面的時間最多只有叁秒鍾,不過黎盛還是非 常受用的笑道:「我知道,你快去休息。」   就在這幺一對應之間,黎盛的身影便消失在樓下花木扶疏的偌大庭院裏,但 語珊依然還倚在窗邊眺望,直到她看到停在黎家大門口的遊覽車車頂已經從她眼 前駛離,她才又一頭栽進被窩裏。   在床上慵懶地翻轉了片刻以後,語珊發覺自己早已睡意全消,所以她幹脆便 起床坐在衣櫥邊的大藤椅上,或許是清晨的新鮮空氣使她心情不錯,只見她一邊 旋轉著圓形的大藤椅、一邊打量著黎盛這間大套房,將近二十坪的空間,還可以 增加很多的變化和設計,而且黎盛已經不止一次的告訴她,這房間便是他們倆未 來的洞房,而整座二樓更是他們成婚以後的新家,事實上二樓這種既獨立又可與 樓下一體相通的規劃和設計,語珊倒是挺喜歡的,只是自從上回發生黎茂那件事 以後,她就一直想要提醒黎盛必須在樓梯口加裝一扇鐵門,否則像這種雙面采光、 又不使用窗簾的房間,一但遇到有心人幾乎是毫無隱私可言。   想到這裏,語珊才瞧見自己散亂一地的衣物,她趕緊站起來將那些衣物整理 一番,然後還特別檢查了一下房門是否已經反鎖好了之後,才走進浴室開始梳洗。   大約半個小時以後,語珊神清氣爽的從浴室走出來,她身上只圍著一條雪白 的浴巾,那半裸的豐滿酥胸、以及那雙白皙而誘人的修長玉腿,散發著一股淡淡 的薄荷香味,而語珊一邊走向穿衣鏡前、一邊解開包覆在她頭上的鵝黃色毛巾, 就在她搖晃著那蓬倏然散落下來的如雲秀發時,她的身子忽然從後頭被人緊緊抱 住,語珊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她本能的緊縮身軀想要掙紮呼救,但是一個低 沉的聲音已然在她耳邊說道:「我說過,我一定會再找你幹一次!」   語珊心頭猛然一懔,是黎茂!沒錯,她雖然無法回頭求證,但是卻從穿衣鏡 裏看到了渾身赤條條的黎茂,她不曉得這個可惡的家夥是怎幺潛伏進來的,而且 竟然還脫光了衣服在守株待兔,她又氣又急、然而也帶著明顯的驚懼說道:「你 幹什幺?你快放開我!」   可是黎茂只是嘿嘿的笑著說道:「我要幹什幺你會不知道嗎?來,蓓蓓,今 天讓我們來痛快的玩一次。」   他一面說一面想把語珊抱上床去,但語珊並不肯輕易就範,她一邊奮力掙紮、 一邊氣急敗壞的低呼道:「唉,你快別這樣……再怎幺說我也是阿盛的女朋友, 你是他哥哥……怎幺可以這樣?」   「那又怎幺樣?」黎茂淫猥的說道:「反正你都已經被我幹過了,再讓我幹 一次又會怎幺樣?呵呵……我可是想死你的小浪穴了。」   說完他便用力抱起語珊,兩個人跌跌撞撞的一起摔到了床上,語珊知道自己 若不趕快沖出房間,勢必再度慘遭狼吻,所以她不但極力翻滾抗拒,也不斷地想 推開黎茂那雙魔爪,但是她終究難以抵擋黎茂的蠻力,就在她張開的雙手被緊緊 按在床上,黎茂泰山壓頂似的整個人全壓到她身上時,她只能喘著氣說道:「啊 ……黎……黎大哥……你快放我起來……萬一……你爸爸或你媽上樓來……那我 還怎幺做人呀?……算我求你好了,拜托……黎大哥……請你不要這樣。」

一本加勒比hezyo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