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sifangtv直播平台【奇妙的生物】【完】

精彩内容:

肯站在牧場的中央,他細細聽著四周的鳥叫聲和蟲鳴聲,聞著野花芳香的氣味,看著即將西下的橙紅色太陽。這樣一個美麗的春天夜晚,他想,如果蜜雪兒在這裏那就更完美了。

  蜜雪兒在一年以前便死于意外災害,她是在騎馬時撞斷了她的脖子。驗屍官說,如果在一小時前能將她及時送到醫院的話,她便不會死了。

  肯現在靠著蜜雪兒的保險金過活,他買了一輛拖車幫鄰人載運貨物或處理雜務,但總是賺不了多少錢,他並不是懶惰,只是因爲愛人的死使他意志消沉,無法用心工作,當他看到蜜雪兒的照片時,總是會想起火葬她時那些燃燒的火焰。

  一天當肯在屋外沉思時,突然發現天中有一架飛機飛越過他的頭頂,他望了一眼,心裏突然有一種想法,他覺得剛剛看到的不像是飛機,倒像是一只巨大的老鷹┅┅但這種想法很快地便從他的腦海中消失掉。

  他今天的晚餐是微波的冷凍食品,吃完飯後便坐在椅子上看電視,不久便漸漸阖上眼睡著了。當他再度醒來時,晚間新聞正巧播著是日後五天的天氣預報。

  突然,一段新聞吸引住他的目光。

  “現在播報最新消息。一架私人飛機和不知名的生物在天空擦撞。今天晚上四點叁十分發生了一起離奇的事件,當飛行員靠近空軍基地欲降落時和一只長脖子、尾部沒有羽毛的巨大生物擦撞。據目擊者指出,那只生物的外觀像是著有著人類身體大小般的蜥蜴。”

  肯看完了新聞,再度想到他今天所看到的東西,“難道我真沒看錯?未知的生物?難道是外星人?”他再度思索了一會∶“唉┅┅不管了,無論他是什麽,他現在一定需要別人幫助┅┅依照飛行的方向來看,應該是降落在牧場上。我得去幫助他┅┅如果蜜雪兒還在的話,也一定會這麽做的┅┅”

  肯到車庫找他的手電筒、急救箱、繩子和毯子,他把所有可用東西扔進拖車裏去。肯開始在自己的牧場搜查著,他本來開著貨車,但他害怕如果真的不小心會撞到他們,索性便下車徒步在草叢中搜索。

  突然他的腳被某種東西絆了一下,他拿手電筒搜查著,就跟新聞中描述的一樣,他在草叢中發現了一只長得像人類的巨大蜥蜴。手臂腳都較人類來得細長,還有著巨大的利爪、修長的尾巴及脖子。它的頭部非常寬大,還露出兩排巨大的牙齒,但它的眼睛是閉合著的,最令人難以相信的地方,是這生物背部有兩對已皺縮起來的巨大雙翼。

  肯從頭到尾仔細地審閱著這只奇妙的生物┅┅肯心裏不斷地思考著應該要如何做,“我應該做什麽?”他想了想,打911?叫警長來?還是獸醫?他搖搖頭,試圖集中精神。

  他決定第一件東西要做的是帶這只生物離開這個牧場,因爲這裏時常有土狼出沒,那些土狼一定會把它吃掉的。他思考了一下,決定先替這只龍做更詳細的檢查。它的皮膚,在鹵素燈的照射下呈現紅棕色,看起來沒有任何外傷。他將手放在龍的嘴部┅┅他感覺到有一股潮濕的氣體噴出。太好了!它還有呼吸,這只龍還活著!

  肯很快地從他工作台上拉出了木板,他不想冒任何會傷害龍的風險。他憑著以前在學校所學的獸醫技巧仔細地檢查母龍的傷勢,它的骨頭似乎斷了;他撫摸著母龍的腿和手,母龍的皮膚非常光滑且溫軟;他開始用手慢慢的撫摸母龍的胸部,肋骨似乎也斷了;肯看了一下它下半身,它的下體有著外觀像人類女性一樣的生殖器官,胸部也和人類女性一樣有著豐滿的乳房;他仔細地檢查它的翅膀,還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是它的右翼似乎有一點腫脹。

  母龍仍然昏迷不醒,肯試著要抱起這只龍,他將雙手滑到母龍腋下慢慢地抱住它,他試著把母龍抱起來,他發覺母龍比他想像中要來的輕許多,慢速而穩定地,他小心翼翼地移動母龍的身體。最後他終于把它抱到了停台上,用毯子覆蓋它,然後他很快地開車載著它回家去。

  肯准備將母龍安置在他的車庫中,他將家中僅有的兩個乾淨的舊床墊鋪在地上,並鋪上乾淨的床單,然後將母龍從卡車上抱下來,並將四周清理一下,讓龍的四肢和翅膀能自然的伸展開來。

  屋內明亮的燈光讓肯能更清楚的看見這只龍的全貌,它的皮膚近似紅褐色,上面還有一些花紋。“它真是一只美麗的生物。”肯這樣想著。

  肯放了一大碗水在母龍的頭旁邊,他讓車庫的門開著,假如它想要離開時也比較方便。他進入房子坐在他的椅子上睡著,他夢到了龍和蜜雪兒。

  直升機吵雜的聲音揭開了肯的第二天早晨。他站起身來,突然發現發覺背部異常的疼痛,他開始埋怨自己當初爲何不買沙發,他想他的背一定是在搬運龍的時候受傷了。盡管背非常的疼痛,但他仍然到車庫裏查看一下,他發現水碗是空的,看來龍已經走了。

  “唉!我應該拍一張照片留念的┅┅”肯有點失望,但他仍然很高興那只母龍平安無事。

  他的背部開始痙攣,他一拐一拐的走出車庫外。這是個明亮的早晨,四處充滿著野花的香味;突然,一陣刺耳和類似孔雀的哀鳴聲傳到他的耳中;然後,又有另一個聲音從後面上方傳來,像是一種清脆的鳥叫聲。

  肯轉身和看了一眼,他看到母龍在車庫的屋頂上!“哦,天啊!”肯驚訝的叫著∶“你還在這兒!”

  母龍點了點它的頭做出回應。

  “你知道我在說什麽,對吧?”

  母龍好像回應他的聲音,母龍從屋頂上跳了下來,她伸展開它的翅膀,母龍在天空中盤旋了一會,然後便垂直降落在地面上。母龍的腿非常的修長且美麗,它將它的翅膀收了起來,它的頭和腳間距有兩尺高。它卷起它的尾巴並向肯走過去,肯筆直的站在原地,幾乎忘了他背部的疼痛。

  母龍停在他的面前,然後伸長它的脖子,移動它的頭直到它的嘴唇快碰到肯的唇緣爲止。母龍的舌頭慢慢的在肯的嘴巴和鼻子間蠕動,突然母龍往後退了一點,然後微微的張開嘴並喘著氣,之後它的頭又再度向前傾,並伸出滑溜的粘舌舔舐著肯的臉。

  奇妙的事發生了,肯感覺到他的下體有一種趐麻的快感,母龍那柔軟的手也開始不安份地撫弄著他的下體。“謝┅┅謝┅┅你┅┅”母龍停止了撫弄,用生硬的人類語言向他道謝。

  這似乎是母龍向人道謝的方式,但肯並不怎麽適應,他連忙推開那只龍,然後對它說∶“我了解你想向我道謝,但這樣就夠了。”說完,他便尴尬地笑了起來。

  母龍側著頭望了他一會,似乎也了解他的意思,會心的笑了起來。很明顯,這只龍是很聰明的生物,但可惜的是肯並不懂手語。

  母龍抓住他的手,在他手上畫了一些符號,母龍緊緊抓住他的手,它不斷撫弄著他的手指頭。肯覺得母龍的手長得非常柔軟,它的爪子並不鋒利。

  母龍檢視一番之後就放開他的手指,並在他的手掌心畫了一些東西,又在它豐滿的胸部上畫了個圓圈,然後指向肯。

  “是,是我把你帶來這裏的。”肯回答了它,他胡亂地猜測著母龍的想法∶“我在這個牧場找到了你,然後就把你帶來這。”他指了指牧場的貨車。

  龍點了點頭,看樣子它理解了。

  母龍開始仔細檢查肯的身體,突然肯感到背部有一種灼熱般的痛苦,肯以爲是母龍攻擊他,但隨即他的膝蓋也開始劇烈的疼痛起來。突然他覺得有某種東西碰到了他,他轉頭看了一眼,發現母龍正跪在他身邊,母龍的手緊緊抱住他的身體,用它的手掌撫摸著他的背部,最後它的手在他背部痙攣的地方停了下來。它溫柔的脫下他的衣服,讓他的背部整個露了出來,然後他用嘴巴碰觸他的背。肯發現母龍正用它粘滑的舌頭施展舔功,舔舐他背部疼痛的地方,不久之後,背部的疼痛就消失了!

  母龍縮回舌頭停止了舔舐,並把肯扶了起來,他並沒有拒絕母龍的幫助,他的身體仍然很僵硬,但是已經可以走路。“我必須回去躺一會。”他一邊說,一邊把手指向他的房子。

  母龍看來知道他的意思,便扶著肯慢慢的走進房子中。

  母龍扶著他,讓他躺在床上,並陪伴在他身旁。肯仍然感到有一點疼痛和暈眩,可能是傷勢過重的緣故。母龍愛憐的撫弄著他的身體,他沒有抵抗。然後母龍很快拿了一個碗,跑出房外向天空飛去,肯仍然暈眩著,他不知道母龍何時會回來。

  突然它聽到了微弱的呻吟聲,肯勉強地站起來往窗戶望去,卻看到他不敢置信的一慕°°母龍竟然在外面手淫!他看到母龍伸出粘滑的舌頭不斷舔弄著自己的乳頭,另一只手則不斷在它那濕潤的花瓣中抽插著,母龍的另一只手則緊握著碗。母龍的花瓣不斷流出綠色的蜜液,大量的淫水不斷滴落在碗中,母龍的手指抽動的速度愈來越快┅┅終于它到達了高潮,母龍似乎想要叫出來,但它並沒有這麽做,它僅僅張大了嘴巴,花瓣則不斷的噴灑出大量的花蜜。

  它所分泌的花蜜正好把整個碗給裝滿了,這時它開使用舌頭將沾在身上其他部位的蜜汁給舔乾淨,然後將它的舌頭放入碗中,只見它的舌頭不斷流出一種透明的液體,不久它便縮回舌頭,站了起來往屋內走去。

  肯趕緊回到床上躺著,這時母龍興奮地捧著碗來到他床邊,示意要肯喝下,肯雖然知道這一碗綠色的液體全是母龍的淫水,但他相信母龍不會加害他,于是便鼓起勇氣喝了下去!

  肯先喝了一小口,發覺母龍的淫水有點腥味,但卻又帶有一點花蜜般的甜味和海鮮的鮮味,他一股作氣全喝下去┅┅他覺得身體舒服多了,他爬了起來,背部雖然還很僵硬,但已不會疼痛。當他起身的時候,他的口鼻剛好和母龍碰觸在一起,母龍很快地伸出粘滑的舌頭舔著他的鼻子,並吸入他所呼出來的空氣,然後對著他的臉呼出潮濕的氣體。

  母龍含情脈脈的看著他,他似乎知道母龍要做什麽了┅┅他又大口地吸入母龍呼出的香甜空氣,肯躺了下來,龍則緊挨著他,用巨大而美麗的黃色眼睛望著他。

  肯思考了一下,不久,肯慢慢的立起身來,慢慢的靠近母龍,他抱住了母龍的身體,母龍並沒有掙紮,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也沒有阻止。肯面對母龍,他握住母龍的手,母龍仍然沒有抵抗。

  “看,”肯說話了∶“我幫了你,你幫了我,這樣我們兩個已經扯平了。但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關于你的事的,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找到回家的路。”

  肯擡起他的手,並親了母龍一下。

  母龍的皮膚非常的溫軟,並且散發出淡淡的香氣。肯放下母龍的手進入屋子內,走過大門之後轉過身來望著母龍,母龍擡起頭來,它的下巴微微張開。

  “你想要怎樣呢?”肯用溫柔的聲音問著母龍,並握住母龍的手。

  母龍慢慢的走向肯,並伸出它的手來,他吻了母龍的手,肯將母龍拉到他的身邊,母龍那濕潤光滑的嘴唇碰觸到肯的嘴唇,他感覺到有某種濕潤的東西擠壓他的嘴。肯張開嘴唇,母龍那濕潤滑溜的長舌很輕易的侵入到他的嘴中,他的舌頭被母龍的舌頭緊緊卷住並不斷的拉扯著。他感覺到母龍的舌頭正在他的嘴中靈活的蠕動著!而且還不斷流出一種香甜的液體┅┅他從未想過會和人類以外的生物做這種事┅┅過了一會,母龍從肯的嘴中縮回舌頭,並凝視他的眼睛。肯的嘴內沾滿了母龍的唾液,他將母龍的唾液吞了下去,母龍的口水從他的食道流到他的胃裏,味道像是鮮美的糖漿。

  肯問母龍∶“我剛剛喝的是你的淫水和唾液對吧?剛剛你做的事情我全都看見了。”母龍害羞的點了點頭,“原來你的唾液和淫水有治療傷口的功能。”肯證實了自己的想法。

  肯往廚房裏走,母龍緊緊跟隨著他,但是它不能通過門口,因爲她的翅膀太高。母龍爲難地望著他,肯知道他的意思,他向它點頭表示了解,然後走回到前面。

  肯走到車庫前,打開車庫的入口,龍性急的走了進去,肯看到母龍的花瓣早已濕潤不已,便站在母龍面前對它微笑∶“來吧┅┅我們結合吧!”

  母龍擡起它的頭,從喉嚨深處發出滿足的呻吟聲。母龍用它濕滑的雙唇緊緊吻著肯的嘴唇,這次肯張大他的嘴來迎接著母龍那濕潤的粘舌。母龍緊緊擁抱住肯,她靈活的脖子纏繞在肯的身上。

  他們擁吻一會後,肯吞入了母龍嘴內射出的大量催淫液,他覺得這只母龍是美麗、文雅的,他想要征服這只美麗的母龍。

  母龍躺在床墊上,一邊撫弄自己濕潤的花瓣,一邊用饑渴的眼神望著肯。肯知道了要做什麽,他脫下了襯衫、鞋子、襪子┅┅母龍淫蕩的快速搓弄著自己的饑渴的淫穴,並看著肯脫下衣服。

  車庫的地板非常的冷,所以他脫下衣服後便快步走想床墊並躺了下來,然後面對著留著口水的母龍。母龍爬到他的身上,巨大的翅膀從肩膀上伸展開來,它挺起身子並伸出雙手,不斷在肯的裸露的肩膀上遊移著,小心翼翼的不讓它的爪子碰觸到他的皮膚,以免使他受傷。它的手幾乎和它的皮膚一樣的熱,而且還不停地分泌一種粘滑的液體,但並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它伸出手來緊緊抓住肯的手,它將雙唇慢慢移到他的嘴邊並且親吻它,它用力吸吮著肯的嘴唇,發出劇烈的吸吮聲。然後母龍讓肯握住它的雙手,溫柔的親吻著它。

  母龍和肯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互相愛撫著對方,母龍的手在肯的身體上不斷遊移著,母龍的手所發出的熱和不斷流出的催淫液,讓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開始大量流汗,母龍不斷舔舐著他額頭所流出來的汗滴,並溫柔的親吻著他的身體。

  肯和母龍一起躺在床上,母龍不斷愛撫著肯的下體,將它的雙腳和肯的腿部盤在一起。他們不斷愛撫並探索著對方的肉體,母龍將它的尾巴垂下放在它的小腿上,他們緊緊的擁抱住對方,並熱情的親吻著肯的性欲已經被眼前這只淫蕩的母龍挑起了,此時母龍的注意力也完全轉移到他那堅挺的肉棒上。

  肯將他那粗大的肉棒在母龍的嘴唇邊沿使勁的磨擦著,然後再稍稍後退。母龍似乎了解肯希望它替他口交,它伸出舌頭舔了舔沾滿肉棒潤滑液的嘴唇,色淫淫的盯著他那巨大的肉棒一會後,便將它濕潤的雙唇向前靠,不到一會兒,肯的肉棒便被母龍迅速的吞入它那濕潤的大嘴中成爲母龍身體的一部份。

  母龍嘴內峰利的龍牙不斷刺激著他的肉棒,母龍一邊看著他,一邊開始慢慢前後搖晃著它的頭部,並吸咬著他的肉棒。起初肯還害怕母龍會因爲過于興奮而傷害到他,但這種疑慮很快就消失了,母龍用它那靈活的粗長的粘舌緊緊包裹住他那根粗硬的陰莖,並不斷在他陰莖上蠕動磨擦著,強烈的吸吮力再加上母龍口內分泌的催淫液,讓他幾乎到達了高潮。

  他緊緊抓住母龍的頭,前後晃動著他的腰部,母龍知道肯快要射精了,于是加快它頭部晃動的速度,並更用力的吸吮磨擦著他的的肉棒┅┅終于滾燙的精液從陰莖中噴射出來,母龍用它那熟練的舌技快速的將龜頭射出的精液用舌頭卷入口中,但仍有少部份由嘴巴的邊沿流出,滴落在地上。

  母龍不斷的用力吸吮,直到確定陰莖不再射出精液後,才不情願地松開卷繞在陰莖的的粘舌,吐出他的陰莖。

  母龍舔了舔嘴角殘留的精液,意猶未盡地望的肯,母龍爬到肯的身上,將它的臀部朝向肯的臉,肯向上望著母龍不斷緩緩晃動著的尾巴,下方連接著濕潤明亮的陰唇,形狀看起來就像人類的陰唇旋轉了九十度後的樣子,它那粉紅色的陰唇像是有生命般的不斷張合著,還不斷流出大量的綠色淫液。

  他擡起手把母龍的臀部往下壓,母龍的雙翅剛好座落在他頭的兩側。母龍蹲了下來,肯的嘴唇碰觸到母龍的陰唇,他親吻了一下母龍的花瓣,並用舌頭深入它陰道的深處舔弄著。肯的動作讓母龍感到非常的舒服,她的尾巴開始劇烈地晃動著,他聽到它的呻吟聲愈來愈大。肯了解到母龍很喜歡他這麽做,更加努力的用他的舌頭不斷翻攪著他濕潤的花瓣┅┅突然,大量的綠色淫水不斷地從母龍的陰唇中噴射出來,他的臉上沾滿了光滑的龍蜜,這些液體還有一種特殊的麝香氣味。“我想你一定很喜歡我對你這麽做吧!”肯微笑著對母龍如此說。

  母龍轉過身來跪在肯的腹部上,母龍長長的頸子向前傾,並伸出濕熱的舌頭舔著肯的臉。突然它緊緊吻住他的嘴唇,肯感到母龍將它粗壯的粘舌強塞入他的嘴中,並迅速滑入他喉嚨深處,母龍的舌頭幾乎要讓他窒息了。但沒多久,他發覺母龍的舌頭開始射出一種液體流入他的食道中,然後再迅速地縮回它的舌頭,它舔了舔嘴唇,然後用它的手輕輕地上下套弄著他的肉棒,向他微笑著。

  接下來的幾分鍾,母龍只是不停地撫摸著他的肉棒,似乎在等待些什麽。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他的陰莖勃起的長度增加有一倍之多!母龍似乎很滿意地繼續搓弄著他那英挺的肉莖,然後它張開它的大腿,用爪子撐開它的花瓣,肯感到非常興奮,他發出顫抖的聲音問道∶“你┅┅這麽想要我占有你嗎?”母龍微笑著點點頭。

  母龍站起身來,將它的下體移動到肯的陰莖上方,它讓它的身體慢慢的往下降,濕潤的陰唇將肯粗長的陰莖完全吞沒入母龍的體內。它的頭開始向前傾,並伸出舌頭舔舐肯的胸膛,母龍尾巴的尖端不斷地在他的腳指頭上前後騷弄著。龍和人同時發出了沉重的呼吸聲,兩種相異的生物展現著他們的原始本能。

  母龍展開它的雙翼並開始用力推送著,它的雙翼將它的身體稍稍擡起一點,它用它的爪子緊緊抓住肯的大腿。但母龍早已給性欲沖昏了頭腦,並未注意是否會傷害到他的身體,她的爪子坎入了肯的肌肉中,但他並不覺得痛,因爲他已經吞入許多母龍那具有催淫和麻痹作用的唾液,他只感覺到自己肉棒每一次和母龍的陰道撞擊時所帶來的強烈快感。

  他的肉棒上沾滿了不斷從母龍蜜壺噴灑出來溫軟而濕熱的綠色液體,那種與異生物交合的刺激及快感簡直無法以言語來形容。

  突然,母龍的陰道緊緊地裹住他的陰莖,它擡起來的頭發出了野獸般的嚎叫聲。肯也同時到達了高潮,他的肉棒不斷抽搐著,一次又一次地不斷將大量的精液射到母龍陰道深處。

  肯和母龍一起躺著,雖然很累,但他們仍然感到非常快樂。他們的身體沾滿了汗水、唾液,還有精液與淫水的混合物。他們相擁了約一個小時,然後肯站起身,准備將車庫的門關起來,肯不希望它離開他,但他也知道他是無法阻止它做任何事的。

  他們相望了一會,最後他仍然打開了車庫大門。母龍走到外面,將它的身體浸浴在午後的陽光中。肯裸著身子跟在它的背後走出來,對它伸出雙手。它抱住肯,但並沒有抱得很緊。他吻了一下母龍的嘴唇,但它卻輕輕地推開他。

  母龍張開了它的嘴巴,並抓住它嘴中其中一顆巨大的牙齒,然後開始用力地拉扯搖晃著,它將牙齒從它嘴內拔了下來,留下一個不斷流出介于紅綠間液體的空牙槽,肯注意到在它嘴巴的另一地方也有個早已愈合的空牙槽。它將牙齒拿給肯,肯感動地從它的手中裏拿過了這顆龍牙。

  此時龍又咬下它大拇指的爪子給肯,此時肯也想拿一些東西送給它,但他不知要送什麽給這只奇異的生物比較適合。他思考了一會,咬下他那薄薄的長指甲並遞到母龍的手掌中,龍悲哀的看著異世界的愛人所送給它的禮物,然後它非常珍惜地將這珍貴的東西緊緊握在手中。

  它向前走了幾步,然後又回頭悲哀的望了肯一眼,便回頭展開它的雙翼向天空飛去,快速地消失在雲端。

  肯手中緊緊握住龍所送給他的珍貴禮物,他希望這奇異的生物能找到回家的路,也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再見到它。

  

  
sifangtv直播平台